绿软分享富二代app官网下载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巡灵见闻录最新章节!

“容我等商议一番,如何?”

蝎祖太奶沉吟着说道。

“这是自然的。”我笑着起身,转头走回自家房间。

十分钟后,楼下客厅传音请我过去。

我再度出现在客厅,就见蝎祖太奶示意蝎妙妙将摆放在那儿的三只盒子都收了起来。

这就是保家仙的答复,这趟活计,他们接了。

我欣慰的笑笑。

早就断定他们会接下来。

缘由很简单,不说这些资源是保家仙急需的,只说太虚阎罗周爵的人情,就是保家仙势力拒绝不了的好处。

方外正道大型宗门太虚天宫,其名头只是说出来,都有如雷贯耳的感觉。

太虚阎罗周爵更是跺跺脚天下震颤的大人物,能和他攀上交情,好处之大不用多说,可以说,只要帮着找回太虚阎罗的魂魄,以后,保家仙即便遇到亡族灭种的危险了,太虚天宫也有能力挽狂澜于既倒。

纯美糖糖小妹的明媚春季

这是多少魂石都买不到的保命机会!

东北保家仙势力近些年愈发衰弱,势力范围愈发缩小,再不求变、求发展,以后,保不齐真有可能消失于历史长河之中。

为了族群的繁衍生息、发展壮大,冒风险也在所不惜。

“合作愉快。”我笑着伸手。

蝎祖太奶神态严肃的和我三击掌,算是建好了新协议。

此刻起,保家仙选择了一条不成功便成仁的路。

要知道,一旦计划失败,惹怒道德楼观的下场可想而知。不但方内道馆会被夷平,东北保家仙势力也有可能伤筋动骨。

所以说,这是一场惊天豪赌,赢了,保家仙前景远大,输了,有可能一蹶不振。

对这几位的决策能力,我还是很钦佩的。

“姜馆主,麾下的三尊通天境大能是行动的保障,这方面,可不要出岔子。”

蝎祖太奶还是不太放心。

我笑了,随意打了个响指。

一阵风刮过,尸祖史黑藏出现在眼前,他的左右肩膀上都有生物,左肩是袖珍版的驴子,右肩是袖珍版的蝙蝠异兽。

在我示意下,它们都释放了一丁点气息,够让人感知到道行等级的细微气息。

这就足够了!

蝎祖太奶他们瞪圆了眼睛,之后,齐齐对着史黑藏施礼,口称:“见过前辈。”

史黑藏急忙还礼,笑着说:“本座目前在姜馆主麾下效力,不能大过馆主去,诸位同道,喊我黑藏即可,前辈二字万万不敢当。”

“恭敬不如从命,黑藏阁下。”蝎祖太奶立马改口。

我笑着上前,为大家伙引荐驴子和蝙蝠异兽。

“哈哈哈,我名驴老爷,们以后都喊我老爷,听到没?”

驴子嚣张的嚎叫起来。

我脸就是一黑,对着脸色尴尬的蝎祖太奶说:“不用理会它,和我一样的喊他驴道友就行。”

“姜馆主,总是坏本老爷的好事。”

驴子很不满。

我不稀罕搭理他。

“驴道友。”蝎祖太奶他们忙招呼,驴子换了笑模样应着,还算懂事。

蝙蝠异兽最省心了,它‘嘶嘶’的吼着,很喜欢人多。

寒暄之后,史黑藏带着两兽落座,也就着晋级之事恭喜了我一声,我随口道谢。

我对蝎祖太奶他们说了计划细节,定下,一小时后,联手施展瞒天过海的幻术后,我们都乘坐蝙蝠异兽起飞。

上午九点半。

幻术开始起效,在外窥视,偶尔可见分道场中的人在正常生活,其实,我们一行副武装,坐在变为两百多米长的蝙蝠异兽后背上升空了。

人员名单统计出来,我身边跟着二千金,宁鱼茹,血竹桃,王探,孟一霜,圆钵,史黑藏,驴老爷,充当飞行客机的蝙蝠异兽,及幻术加身、看起来只是个面黑体弱小伙儿的周爵周宫主。

并未叫沈红和黑猫跟来。

宁鱼茹他们都稀罕的盯着我看,显然,我的晋级让大家伙出乎预料了。

保家仙那边员齐备,蝎妙妙和熊霹雳跟在自家老祖身边伺候着,比在我身边殷勤多了。

蝎祖太奶领头,熊岸、熊小翠夫妇背着巨大的旅行包,想来,家伙事都带上了。胡忐胡忑兄妹紧随其后,面色凝重。

都知道不是去玩的,眼下人员齐整,谁知道回来的时候,会缺谁呢?

我暗中给自己鼓劲儿:“力以赴,将大家伙都完整无缺的带回来!”

至于市内道馆那边?徐浮龙亲自过去安排弟子和散修们的居住问题,道馆中已经空了。

留下两座空建筑,即便被箓佛寺朗琉璃给夷平了,我也不心疼,大不了重建就是。

升空万米之高,隐匿法术加持,蝙蝠异兽在云端之上飞行,速度和普通客机的三倍速相同,这样的速度蝙蝠一点都不吃力,我们在其后背上,也不会因着阻力感到不适,这是为了照顾王探和宁鱼茹等人。

以现在速度计算,大概一个半小时后,就会飞临汰国领空。

隐匿术加持的蝙蝠异兽,谁都发现不了,自然不会被汰国防空力量拦截。

“飞了,起飞了,咯咯咯,太好玩了。”

手中拿着一只鸭腿的周爵欢天喜地,以为我们带他玩游戏呢。

蝎祖太奶他们坐在一旁,偷偷看向周爵,直到现在也不敢相信,这就是那个名震天下的太虚阎罗?

这不就是个缺货吗?

“别乱动,要是掉下去了,会摔成肉饼的!”

我吓唬周爵。

“啊?我不要掉下去。”

周爵吓到了,一下子趴下去,伸手抱住一枚竖立起来的鳞甲,死活不放手了,但不忘记扫看四周,毕竟高速飞行在云端之上,太阳近在咫尺,景象确实震撼人心。

众人无语的看着我吓唬周爵。

宁鱼茹嘴皮子动了动,轻声说:“度哥,希望周宫主恢复正常后,会选择性的遗忘此刻。”

我‘嘿嘿’一笑,拍拍宁鱼茹的手背,安慰她说:“周爵是个有分寸的,没事,到时候他感激我都来不及呢。”

“但愿吧。”

大家伙异口同声的来了一句。

我被怼的说不出话了。

“大名鼎鼎的太虚阎罗,不会小心眼的记仇吧?”我心中有点忐忑了。

“师尊,不怕啊,身体结实的很,掉下去也没事的。”

剑罗刹眼圈红红的,过去抱住周爵,安抚他惊恐的情绪。

这姑娘还不忘了抬头瞪我一眼。

“阿弥陀佛,善哉,善哉。”许久不曾吱声的圆钵双掌合十,吟咏佛号。

“个假和尚,装什么慈悲?”

我没法说剑罗刹,就损了圆钵几句。

标签:

Related Post